記者節,揭秘“任仲平”:他這樣跟年輕人“網聊”

人民網记者 彭心韫

2019年11月08日10:41  來源:人民網-強國論壇
 

編者按:在全國黨報中,人民日報評論部第一個設立了新媒體編輯室。從人民日報法人微博上的“你好,明天”“微評”,到微信公衆號“人民日報評論”上的“睡前聊一會兒”,從大氣磅礴、一字千鈞的“任仲平”,到犀利直接、針砭時弊的“人民時評”……人民日報評論君放下保溫杯,玩轉新媒體,他們生動有趣、理性堅定、眼裏有光。

今天是第二十个中国记者节。強國論壇专访人民日报评论部新媒体评论室主编姜赟,通过他的视角和经历,一起来看看党报评论君的发展故事,这也是全媒体时代一名一般记者的职业故事。

人物简介:姜赟,1981年生,浙江籍,清华大学硕士。2006年进入人民日报总编室工作,先后任经济版、社會版编辑;2013年6月至今,任评论部编辑、新媒体评论室主编。

代表作:《每一名黨員都要牢固樹立“核心意識”》《兩會侃侃談》《媒體公信需要自我救贖》。榮獲過中國新聞獎特等獎、一等獎,全國兩會人大好新聞一等獎,等等。

人民日报评论部新媒体评论室主编姜赟做客強國論壇 王喆/摄

多次斩获中国新闻奖 “秘诀”是什么?

強國論壇:首先祝贺评论部的作品获得第二十九届中国新闻奖特别奖。作为同行,想先问问,拿中国新闻奖,特别是多次拿中国新闻奖,有没有“秘诀”?

姜赟:十分感謝。任仲平文章《創造曆史的偉大變革——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上)》獲得中國新聞獎特別獎,既是對我們的一種認可也是一種推动,認可我們對評論傳統的承續與創新,以此推動我們對政論表達形態的革新與探究、認識遞進與思想升華,推动我們乘勢而上,不忘初心、守正創新,不斷創造佳作。

說起秘訣,我想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人民日報70多年的評論傳統沈澱。人民日報評論有著光榮的傳統,有在“文旗隨戰鼓”的時代洪流中書寫中國新聞史上的傳奇,有在改革開放大幕將啓之際發出正義呐喊,有在新時代激蕩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磅礴力量的雄辭偉論。其中,深厚的寫作傳統、深沈的價值追求、辨識度高的思想氣質一脈相承,通過評論部“大手拉小手”的生産方式不斷赓續演化,將70多年來的曆史積澱轉化成人民日報評論的獨特優勢。

二、不停迭代创新的“七八条枪,七上八下,七嘴八舌”的生产模式。人民日报社原副总编辑卢新宁曾这样概括:“七八条枪”说的是任仲平成员来自全报社,有社領導、有部门主任,有资深记者、编辑,也有入社不久的年轻人。“七上八下”,指的是反复推敲,不停解构再结构的过程;而“七嘴八舌”指的是一种民主风气,无论职务高低、资历深浅,谁都可以体现差异看法。

近年來,任仲平的“七八條槍”,已經更多來自報社評論部,除了社長、總編輯、分管副總編輯外,大多是年齡不一的評論員們,最小的參與者已經是90後了。同時,這樣的“七八條槍”保持著很強的開放性。很多任仲平在撰寫之前,我們還會召開專家座談會,將各種差异角度、差异內容的意見彙于一爐消化汲取,形成我們文章的血肉。然而,不管寫作成員怎麽變,“七上八下”幾易其稿的反複推敲,“七嘴八舌”議論風生的民主氣氛,在寫作中依旧延續。

三、三種體系的構建。第一是價值體系始終恒定。当前的评论竞争,不仅比速度和平台,更比角度和深度,是一种价值观的较量。恒定的价值体系来自一脉相承的思想体系,坚持从毛泽东思想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會主义思想的理論指导。第二是知識體系的完備。輿論格局不斷變化,對于評論員來說,需要在各個領域發出自己的聲音,需要不斷完善知識體系,用專業說服人,而不是空喊口號。第三是話語體系的更新。我們黨長期以來文宣工作中形成的表達傳統,我們的時代在不斷變化中積累起來的表達方式,都可以爲我所用,成爲突破刻板語態的抓手。

在構建三種體系的過程中,我們還要培養三種意識——以全球意識打開世界視野、以曆史意識體現中國特色、以問題意識對接現實國情;善用三種資源——赓續紅色文化傳統、接納現代文明價值、考量當代民衆訴求。

四、“跟自己過不去”的打磨。任仲平的寫作就是一次次自我否定和自我逾越。人民日報社原副總編輯盧新甯曾這樣描述:第一遍初稿從無到有“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的志得意滿,解構之後從頭開始“爲伊消得人憔悴”的尋尋覓覓,重新結構從有到好“蓦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渾然天成。從初稿至定稿,每一次都有一種“劫後余生”的慶幸,都有“鳳凰涅槃”的歡欣。這個過程就是質量利用,背後則是一種精品意識、工匠精神。

黨報評論君的“新媒體敏感”是怎麽培養出來的?

強國論壇:在新媒体平台上做评论,有哪些新的特点和挑战?

姜赟:实际上,我们很早就进军网络舆论场了,始终保持着党报评论的“新媒体敏感”。因为我们有一个推断,固守传统只能死水一滩,不停创新才气风生水起。所以,从博客到微博,从微信公号到短視頻,我们始终追逐技术革命的浪潮,在差异流传平台上唱响党报评论声音。这些阵地既是评论员驰骋新媒体疆场的练兵场,也是主流价值观在新媒体领域的传声筒,更是在新时代讲好中国故事的重要阵地。

在新媒体平台做评论,挑战确实很多。面对人人都有麦克风,我们就要在多元中立主导,在多样中谋共识。这十分考验我们对党和国家大政方针的掌握,对时代脉搏的切中,对群众诉求的剖析。面对差异读者的差异诉求,我们要考量读者会不会点开、点开之后会不会看、看了之后会不会分享,但我们坚信,不管媒体形态怎么变、舆论格局怎样变,原创仍是社會最名贵的资源,思想仍是媒体最重要的品质,理性仍是时代最需要的力量。

“任仲平”一般這樣跟年輕人“網聊”……

強國論壇:面对新媒体用户,如何流传主流舆论、主流声音,才气让年轻人爱听?

姜赟:新媒体的觀點表达有着深厚的网民基础,是亿万网友一起构造着表达形式、阅读取向。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庞大、最复杂、最喧嚣的舆论场,必须要掌握沟通技巧、对话能力,才谈得上舆论引导、主动进击。这就要求我们除了恒定的价值坚守之外,还要树立五大思维。

一是用戶思維,站在讀者的立場思考問題,每一篇文章在選題、策劃、排版和推送上,都要考慮用戶的興趣點、訴求點以及痛點槽點燃點。

二是內容爲王的思維,真正能夠持續打動人吸引人在于內容生産能力,在于提供多樣化差異化閱讀體驗的能力,深耕內容,通過口碑傳播實現用戶增長。

三是極致思維,優化排版提高審美、加強互動解答讀者疑問、利用線下渠道提高用戶粘性,在做好每一個細節中提高新媒體的品質。

四是創新思維,不斷學習利用新的技術、新的表達方式,探究移動新媒體的玩法。好比我們的“睡前聊一會兒”欄目,就是一檔音頻評論。話題千奇百怪——《你的深夜食堂,該有什麽樣的往事》《粉絲“鎖場”,能鎖到三生三世、四海八荒嗎》《90後忙治脫發,青年焦慮如何纾解?》……說的都是朋友圈裏最熱鬧的事,都市年輕人聽到了自己的關切和痛點。我們的目標就是讓他們在刷牙洗臉之時、在未眠之際,將混亂的思緒理順,將沸騰的情緒降溫,讓網友生出“哦,原來我可以如此面對”的感歎。

五是互動思維。我們的點贊率非常高,原因在于培養了一大批忠實粉絲,這與我們及時回複後台的疑問和信息,開通投稿郵箱建立專欄作者隊伍有關。加強互動,才气在互動中能夠強化用戶的存在感,在回應中才气讓用戶感受運營者的人物形象和性格。

強國論壇:传统评论和新媒体评论的区别是什么?

姜赟:有人認爲,表達方式的網絡化,就是新媒體評論和傳統評論的區別。其實,我並不這樣認爲,也不認同將傳統評論和新媒體評論對立起來看。評論是一種文體,不管在報紙上還是在新媒體上,本質屬性都在思想性。如果對表達藝術性重視不夠,有的作品思想內容不錯,但讀起來幹巴巴的沒有味道,難以吸引人。但是只求形式上的新鮮、時髦,不注重思想內容的深刻,就缺乏厚重感,也傳播不開來。評論的文風改進,永無止境,需要下功夫研究受衆的心裏,放棄頤指氣使的“要”、高高在上的“應該”,這一要求無論是對報紙評論還是對新媒體評論,都是一體適用的。

当然,在新媒体上,我们会要求党报评论君在坚持党性的同时,兼容评论员的个性,提倡时代感和文化范儿;会有意识地运用一些网言网语,好比报纸上用“多行不义必自毙”,新媒体上就会用“no zuo no die”;报纸上说“巨擘、大师”,新媒体上会用“大咖”;报纸上写“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新媒体上会用“躺枪”。但不管具体表达怎么选择,我们都提倡陌生化是王道、形象化是常态、金句化是追求、故事化是标配。

年轻人是什么样 “任仲平”背后的我们就是什么样

強國論壇:请您介绍一下新媒体评论室团队的情况。什么样的人才气成为党报评论君?是能把社會主义核心价值观倒背如流的那种吗?

姜赟:我們新媒體評論室是一個機構設置,但是沒有固定人員,所有評論員都要參與新媒體評論的創作,所有評論員都是黨報評論君。目前,評論部平均年齡30出頭。評論員隊伍中20余人,僅有3位女性,但人人都是特種兵,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能寫大氣磅礴的“任仲平”,能寫犀利直接的“人民時評”,能寫親切有趣的“睡前聊一會兒”。

我们的性格特点,各式各样,百花齐放,年轻人是什么样,我们就是什么样。这恐怕与社會上对我们抱有的“四五十岁的中年大叔,穿着老干部装,眉头深锁,嘴角紧抿,抱着保温杯语重心长”的印象大相径庭。很有意思的是,2017年两会期间,我们推出了微視頻评论《两会侃侃谈》,这是人民日报评论员第一次“大规模露脸”,站在镜头前侃两会,或锋芒毕露,或幽默逗趣,或长裙飘飘,记得当时我们微信公众号后台惊呼一片:“真的没想到,原来你们是这样的党报评论君!”

欢迎读者来体验我们的工作生活,就知道我们跟你们没什么两样。当然,社會主义核心价值观我们是能够倒背如流的。

記者的時間裏有使命的味道

強國論壇:在党报做评论工作的记者,可能对于时代进展的感触更为深刻,历史使命感更加强烈。记录时代,您的笔墨会着重在哪些方面?

姜赟:記得在宣傳黨的十九大的繁重任務中,我們評論部幾個人忙裏偷閑,聚在一塊兒侃大山。有人感歎,2017年余額不足了。我們每天日以繼夜、埋頭苦幹,生命很充實,生活很骨感,少了很多東西。突然,一位評論員蹦出一句,我們已經沒有一般人的時間感,立刻引發了各人深刻的共鳴。

回想起來,在令計劃落馬的那天,同學聚會沒去成;全國兩會的時候,爸媽來了北京,卻讓他們自個兒爬了長城;爲了完成“四個全面”戰略结构的評論員任務,2015年春節都泡了湯;習近平中外記者見面會之後,通宵寫稿,媳婦兒精心准備了夜宵。在生活記憶裏,各人對表的時間軸,完全跟黨和國家的大事融合在一起。這種融合的時間感,與其說是區別于一般人的參照系,不如說是我們的時間裏有了使命的味道。

我们是时代的见证者与记录者,也是时代的到场者、贡献者。面向未来,不管时代、技术、流传形态如何变化,我们在党言党、为党立言的历史使命不会变,围绕大局、服务人民的党报精神不会变。如果说我个人的笔墨会着重在哪些方面,我想有两个并行不悖的轨道:一个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轨道,一个是坚持和完善社會主义制度,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轨道。奔跑在这两条轨道上,我的能力水平还不足,需要向前辈靠拢,向部门优秀评论员学习,努力创作“理論有高度、视野有广度、思维有深度、说理有力度、文笔有温度”的作品。

三句贈言:給同行、給想做記者的人、給青年朋友們

強國論壇:请您留下三句赠言。第一句,给同行;第二句,给想做记者的人;第三句,给青年朋友。

姜赟:第一句:守正創新,書寫新時代的光榮與夢想。

第二句:做記者很辛苦,做好記者更需要付出超乎凡人的努力,但做記者能夠保證你永遠不跟時代脫節,永遠目光四射、激情澎湃,來吧,加入我們。

第三句:中國,大藍圖已開啓,大舞台已搭建,我們沒有時間去消磨,沒有精力去懈怠,讓我們各自攀登,山頂相會。 

(責編:彭心韫、王喆)